設為首頁 工作郵箱
站內搜索:
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廉通港澳 > 我看廉署 > 正文
  1. 我要舉報
  2. 來信請寄:
    深圳市紀委信訪室
    郵編:518028
    來訪請到:
    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8號
    舉報電話:(0755)12388
  3. 其他舉報網站

加快建立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腐敗治理理念

  香港,有東方明珠的美譽,是一個自由開放,功能齊全的國際貿易和金融中心,也是國際和亞洲地區主要的交通樞紐,市場經濟發達。自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來,經過四十年的不斷努力,香港已經成為世界上廉潔程度較高的一個地區。正如香港廉政公署所稱的:“香港,勝在有你和ICAC。”在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四十周年之際,我有幸參加了市紀委和市人社局組織的“香港廉政監督和預防腐敗工作專題調研”,對香港廉政公署治理貪污的成功經驗進行了學習。固然,由于政治架構和社會體制不同,廉政公署很多成功的經驗難以一時復制到大陸,但是兩地同為市場經濟,廉政公署在市場經濟條件下,成功防治貪腐的理念是我們值得學習,并可以運用于指導我們具體工作的。

  一、從社會治理的角度提出腐敗是一個社會問題

  按照香港學者的分類,一個社會的腐敗程度大致可以分為三級:第一級是社會存在零星的腐敗現象。第二級是社會存在較多的腐敗問題,但腐敗行為還是處于隱秘的狀態。第三級是社會存在較為普遍的腐敗問題,并且腐敗已經成為公開的、有組織的行為。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前,可以說香港社會的腐敗問題已經達到第三級,其突出的表現就是香港警隊普遍、公開存在的腐敗現象。到達這一級,腐敗這個社會問題就像一輛前進的巴士,巴士上面的人就是腐敗的利益集團,其余的人,要么靠邊站,要么登上巴士,如果要是誰想阻止這輛巴士前進,其結果就是“擋我者死”。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,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后,就充分認識到腐敗是一個社會問題,因此從社會治理的角度,開展腐敗治理工作,把懲處、預防、宣傳深入到全香港社會的方方面面,特別是在此基礎上提出的“歡迎舉報”、“市民是廉署最可靠的朋友”的工作理念,為有效治理腐敗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二、有效工作目標——令腐敗成為一個高風險的行為

  面對嚴重的腐敗問題,怎樣確定治理腐敗的工作目標是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。腐敗問題可以徹底的消除嗎?對于這一問題,多數的回答都是否定的。任何理性的人,都會承認,一個社會要徹底的消除腐敗現象幾乎是不可能的。那怎樣確定一個合理的治理貪腐的目標呢?香港廉署為我們提供了最好的答案——令腐敗成為一個高風險的行為。與我們所宣傳的“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”不同,廉署所倡導的是對腐敗現象的高發現率、高懲處率和腐敗的高成本。香港廉署提出了所謂的“飛機理論”,為這個工作目標提供了最好的詮釋。眾所周知,飛機失事后乘客的死亡率非常的高,接近100%,但是另一方面,飛機與目前所有的機械動力交通工具相比,其失事率又是最低的,因此人們即使知道飛機出事會死人這樣一個事實,但由于這種可能性非常小,沒有人因為這種可能性的存在而放棄坐飛機。貪腐問題在這方面有同樣性,如果貪腐被發現的可能性很低,甚至低于乘坐飛機的失事率,那還有誰不愿意去貪腐呢?基于這樣的工作目標,香港廉署不但積極歡迎市民的舉報,還主動出擊,建立起自己的情報系統,盡可能的掌握多的貪腐線索。對于發現的貪腐線索,則一查到底,不設邊界,一直到一個案件線索價值用盡為止。對于貪腐做涉及的財產,不僅通過罰款的形式,還通過沒收充公的方式,對貪腐者所獲經濟利益全部剝奪,切實做到除惡務盡。

  三、獨立的監督體系必不可少

  西諺云,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。隨著我國反腐敗工作的不斷深入,這個觀念已經深入人心,得到普遍的認同。那何謂絕對的權力?從實踐來看,一項權力的運用如果在其效力所及的領域之內,沒有任何實質的制衡和約束,就可以稱之為一項絕對的權力,因此可以通俗的說,所謂絕對的權力實際就是不受監督的權力,沒有制衡和約束的權力。監督的關鍵是什么呢?監督的關鍵是獨立。監督權如果不獨立,甚至制約于被監督的權力,則這樣的所謂監督,是沒有什么實際意義的。香港警隊在廉署成立之前,所實行的制度與現在差不多,但是確是腐敗最嚴重的地方。當時也有監督部門,設置在警隊內部的監察室。結果監察室不僅沒有起到應有的監督作用,反而成為警隊中最腐敗的部門。廉署成立之后,警隊的制度未變,但在廉署的努力之下,香港警隊已經轉變成一只為香港市民服務的隊伍。為何同樣的制度,有無獨立監督體系,其廉潔程度完全不同呢?這就充分的說明,獨立的監督體系,對于實現理想的監督效果是多么重要。

  四、建立科學合理的公務員薪酬體系——不用貪

  “不敢貪”、“不能貪”、“不想貪”,這三個“不”是我們最近常常提及的,也可以說是當前治理貪腐問題的幾個著力點。于此相同,香港廉署也是按照這幾個方面來開展防治貪腐的工作。但是,香港還提出了一個我們沒有、甚至不敢提出的觀點,就是“不用貪”。不用貪不是高薪養廉,而是夠薪養廉。香港甚至把這個“不用貪”,提到很高的高度,認為不用貪是前面三個“不”的基礎和前提。這是符合香港自由市場經濟的實際情況的。在市場經濟條件下,政府不再包攬一切,一個人的生活質量和生活狀況,很大程度取決于其獲得的經濟收入。如果公務員普遍處于一個缺錢用的經濟狀況,如果公務員大部分都生活在社會平均生活水平以下,那么很難想象可以建立起一支廉潔奉公的公務員隊伍。特別是在大陸,公務員都是千里挑一、百里挑一選出來的,屬于同齡人中的精英,他們理應得到和他們的才干相稱的薪水。只有建立健全公務員的合理薪酬體系,實現夠薪養廉的目標,才能從源頭上有效的預防腐敗。(黃超龍)

延伸閱讀:
六合彩网址